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时空

享受幸福生活每一天

 
 
 

日志

 
 

在云南的日子-梅里雪山  

2007-10-25 18:27:48|  分类: 云南独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里雪山、卡瓦博格峰,俺来了!

         雪山在藏族人心目中是神圣的,是用来敬畏的。每年都会有大批的藏民绕山,据说是三步一拜。而我们前往梅里雪山的征途也是一波三折。

         早上坐在香格里拉到德钦的班车上,寒风从玻璃窗的缝隙中钻进来。一点点侵蚀掉不多的暖意。车上除了我们,还有一对外国人,来中国大学读书的,一句中国话都没学会就出来闯荡江湖了。其他的大都是藏族人。前些天刚刚下过雪,结果搞得一路都是“雪山”,真假难辨。路边的山壁上到处都是仙人掌,一株株一堆堆,莫名地让人想起了沙漠。中午到奔子栏吃午饭,结果前面山口因为积雪堵塞了交通,足足耽搁了个八小时。极为巧合的是在这里碰到了板上的howtosay,这家伙晚我几天出来,没想到居然在这相遇。攀谈之下,得知他打算到德钦,转车奔芒康,林芝,拉萨方向。一个人出来颇有些随意游走的味道。车子终于又发动了,在雪山中绕来绕去,终于把我们也绕到雪山上面去了。结果这台老爷车在白马雪山丫口前几里的地方再也不肯走了。原因简单的出奇:没有油了。吐血啊~!我实在太崇拜我们的班车司机了。而且我们的车烧的是材油,一般车想帮忙也爱莫能助。难道可怜的我们今晚要和雪山同眠了?这时,伟大的崇高的神奇的可爱的运猪车出现了,是它挽救了我们,是它给了我们前进的动力。不要以为有油就可以了,车子照旧不动,前排的乘客看来是老鸟,纷纷上前召开车前紧急修理研讨会最终还是我前面的一位藏族大叔发现问题所在,居功至伟啊。于是我们又哼哼唧唧地上路了,两个老外也跟着喊OKOK,看来也冻的够呛。车子很快翻越了此行的最高点-白马雪山丫口(4292m)下到德钦县城。而此时已经将近傍晚六点,原本六个小时的行程增长为九个小时。

         在德钦县城中心的三岔口下车,就有面包车可以前往观景台。这里大都是藏族人,价格公开,不还价,但也不会乱喊价。到了观景台略微有些失望因为雾气缭绕,梅里雪山只能隐约看到神女峰和五冠峰,卡瓦博格将自己藏在厚厚的云雾中,不肯露面。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个当地广为流传的说法。90年代中日联合登山队进军卡瓦博格,在登上半山的缓坡后,中国队员建议休息,次日登顶。而日本队员坚持继续登顶,结果出于未可知的原因登山失败葬身冰川,现在在明永冰川还能看到当年登山队的遗物。当地藏民为了寻找尸体还丧生数人。此后,就一直有种说法,在去梅里雪山的路上千万不能碰到日本人,否则就是夏天下雨,冬天下雪,见不到卡瓦博格圣山。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前文中提到在虎跳峡遇到日本人不爽的原因。晚上住在梅里雪山山庄,卫生条件不错,有电视电热毯,而且还可以上网,于是就有了本板上我在梅里雪山脚下发的帖子。附近的一家名字好像叫“扎西德吉风味园”的地方做的菜不错,我们这群吃够了云南风味的苦命孩子点了一堆普通大众菜,吃了个天昏地暗,饭后要一壶酥油茶,加一匙青稞面,看着电视,烤着火炉温馨的感觉愈发地强烈。

         第二天依旧没能见到日照金山的胜景,据说当年达赖到此也是焚香祷告过才得以见到神山真面目。包车从观景台到西当村的温泉,开始徒步雨崩之旅。雨崩村环绕在雪山之中,没有公路,翻过丫口,手机就没有信号,甚至至今村里还是靠自己水力发电。我们去的时候西当村正在庆祝他们自己的节日,在村中公共场所藏族男女穿上美丽的藏服,向远方的客人敬献哈达和青稞酒,青稞酒不喝可以用手沾些弹到空中。这里也是唯一可以租骡子的地方。前方路途艰辛,加之高原不宜运动,体力实在不济,就租来代步。进入雨崩需要翻越一座山,路倒还算好走,只是加了登山包就有些步履蹒跚了。刚进山还惊起了一只很漂亮的山鸡,蛮有意思的。越向上走越冷,后来就慢慢下起了小雪,山顶一段被白雪覆盖,仿佛回到了俺的家乡。上坡的路很滑,踩着两旁的积雪,发出吱吱的声音。用了三个半小时,终于看到了布满经幡的丫口。

         途中遇到从山里出来的游客,得知因为气温过低,去神瀑和冰湖的路都及其难走,无法通行,而且神瀑已经结冰,即便勉力前行,也无法一睹神瀑胜景了。电话联系了雨崩村里的客栈老板后,确认了这个不幸的消息。悲哀啊,教训啊,后来得知要到四月底之后才能看神瀑冰湖。从此永远记住:去一个地方之前,先踩点摸底搞清状况,千万别爬到山顶后知后觉。在丫口,召开了五国峰会,骡子和牵马人列席。结果决定既来之,就进之。没有半路而退的道理。于是,继续前行,而一个世外桃源就是此行的重点。雨崩分上下雨崩两个村子,人不多,看上去就几十户人家的样子。四周被雪山环绕,下雨崩就在神女峰和五冠峰的下面,雪山上下来的巨大冰川好像一个怪兽的舌头,仿佛要吞噬掉这个渺小的村子。共有三家客栈,上雨崩的梅里第一家客栈,两个村之间的徒步者之家,还有下雨崩的阿青布家。或许是旅游使得这里经济有所发展,一路看到好几家在修新房子,他们普通话都非常的流利,也很友善,一句“我们都是一家人”让我们感受到中国各个民族之间的亲密融合。我们也真诚地夸他们的房子很漂亮,不是客套,是实话。完全木制的很像别墅,只是要砍掉一些附近山上的树木了。

         夜晚住在阿青布家,住宿条件是云南之行中最为简陋的。二层木楼,简单的几张床,连电热毯都没有。掠夺了隔壁房间的被子和毛毯,反正只有我们几个住客。阿青布家的房子是很大的藏式房,他老婆的手艺也不错。只是厕所简陋,而且是完全木制在一个沟沟上面,一边方便一边验证自由落体定律,洗澡间看样子夏天倒是可以利用太阳能,不过这个季节似乎只适合刷牙,还得小心别冻到嘴。房子下面就是一条蜿蜒的小河,上游有一处利用水利转经的装置,附近是新盖的宗教建筑,还没有对外开放。电灯也只有那种灯泡,完全靠自己水利发电,光线黯淡。主人家的房间里有电视,而我们唯一的饭后娱乐就是搬个凳子,坐在二楼地板上傻乎乎地看雪山。

         第二天早上不知道是不是被cproc敲门弄醒的,总之是很早的起来了。当然绝对是早期的鸟有虫吃。一轮明月悬在五冠峰上,天空无云,雪山呈金黄色静悄悄的村子里,只有河水流淌的声音。这,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日照金山。照相机咔咔咔,眼睛刷刷刷。

         徒步翻山返回的时候,俺非常聪明地雇了牵马的藏族MM帮忙背包,惭愧。其实我原本打算找个男的来着,不过我的包已经很轻,对于据说翻山如履平地的当地人不算什么。不背包爬山的感觉怎么样?三个字:我想飞。途中遇到了两个和我年龄相仿的藏族青年,于是结伴同行。他们是帮村里学校去西当那边运水管的。一个十九,另外一个二十八,两个结拜好兄弟。大的那个给我根香烟,看着雪山,吹着寒风,香烟的确挺提神的,至少感觉上是如此。小的那个就是上雨崩第一家客栈的,攀谈之下居然得知他们家有电脑,而且几天前就从网上知道我们几个大学生要徒步过来,网络已经先于公路进入了这个僻静的村庄。一起走路感觉好很多,虽然话也不多。跟上他们也不是特别费力,翻过有雪的山顶后,送了两块巧克力给他们补充体力。在快到温泉的休息处,还巧遇了去县城开会返回的雨崩村领导。

         晚上回到观景台打牌,输了的去外面跳马路。当我看到满天闪烁的星星时,我知道圣山在向我招手。当第一缕阳光找到卡瓦博格峰的尖顶时,我的心搏动了一下,然后是将军峰,神女峰,十六尊者峰,五冠峰,在朝阳的照耀下,反射着金黄色的光芒-日照金山!

         圣山,千万里,我终于见到了你!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